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香草天空

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读《给我一个班,我就心满意足了》有感  

2009-12-02 08:28:1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读过这本书之后,我的第一个感觉是:我不应该把书带回家。因为书中38页写到:决不把工作带回家!工作和生活分开,你才会工作得快乐。快乐的重要诀窍就是上班时专心工作,下班和周末则一点也不工作,就做与家有关的事。就是“拿得起,放得下”;用李大钊的话说就是“学要学得塌实,玩要玩得痛快”。下面再说说其他感受。

一、         以朴实的心态对待工作,防止职业倦怠

想当初,刚刚开始工作的时候,在总结上总是写着“热爱教育事业,热爱学生”;年年的师德培训都说“爱学生,爱教育”,爱已“泛滥,廉价甚于泡沫,肉麻直逼琼瑶”。才工作几年就对“爱教育”这几个字反感。而这本书的开篇就是“不说爱”,我就有了一种继续读下去的冲动。薛瑞萍老师说:“我之所以努力,是因为除了教书,别的什么都不会。这一行再干不好,就只有喝西北风了。”看了这几行字之后,我的心情平实多了,顿感压力轻了许多。我认为,教育对于教师来说,只是工作。即是工作,尽职即可。我喜欢职责这两个字,就象我们现在更多地提倡敬业一样,没有必要唱太高的调调,尽职尽责,足矣。我们这些平凡的教师只要能够做到尽职就很不错了。

当初我刚踏上讲台时,对“只有不会教的老师,没有教不好的学生”的说法坚信不移;如今看来,“这话和‘人有多大胆,地有多大产’是一路的。如果是老师之外的人这样说,那他就是在恶意地欺负人,把教师往绝路上逼;如果是教师自己这样说,那他不是幼稚病就是自大狂,迟早要碰个头破血流。”“但问耕耘,莫问收获”是薛瑞萍老师的原则,也应该是大多数教师的原则吧。这样才能在敬业和宁静之间求得平衡。《砸碎牌坊》中写道:“重重蚕丝包裹着的,层层烛泪覆压着的,是对尊严和体面的无视与绝望。而这赞誉,和旧时代的牌坊有什么不同?”“每一个知识分子都要理直气壮地争取自己的物质利益,捍卫自己的生存权、温饱权。不能信奉那些‘安贫乐道’的鬼话。”

二、         以真诚的心态对待学生,促进学生发展

对待工作须尽职,对待学生须保护。我对很多学生都“爱”不起来,而这些学生大多是借读生、后进生等。薛瑞萍老师也有跟我们一样的想法,比如她也曾对借读生、农贸市场的孩子、家庭教育差的孩子怀有偏见。我每每看到他们不争气的样子,那种“恨铁不成钢”的怒气就难以平息。薛瑞萍给我们支招:保护他,教给他做人处世之道,这更是我们班主任的职责。原来对待学生,我们的责任是保护他们,保护他们的自尊与心灵。

教育学生还有一个原则——“一切为了学生好,学生的成长高于一切。”书中举了一个例子:有一位任小艾老师,她教过一个学生,很野,而且有偷窃行为,但经过教育,成了品学兼优的好学生。后来,那孩子从事的恰恰是治安工作,,干得好了,上面要提拔他。单位调查到了中学班主任那儿,任老师对孩子不光彩的过去只字不提,满纸都是肯定称赞的话!为什么?因为任老师知道,如果她实话实说,学生不仅会失去眼前的职位,以后找工作都困难,那样就毁了孩子的一生。当然,任老师这样做是有前提的:这孩子如今确实可以信赖。

 薛瑞萍老师在《东风第一枝》中说:“其实作为教师,只要学生过得好,能够上进,也就心满意足了——当然,如果他能记得我,我会加倍感到满足。”《“鹰”归来》里讲的就是一名学生来看望老师。

三、         以交流的心态对待家长,完善家庭教育

家长们可以不教孩子文化知识,但一定要督促孩子学习。薛瑞萍老师在《我只能把话讲到》中说:“我坚信,一样的学校教育,一样的社会环境,学生之间之所以会有巨大差异,根子绝对在家长那儿。”但是现在的家长总是把孩子的全部希望寄托在老师身上,为了给孩子挑个好学校,找个好老师,往往是花费了大把大把的金钱,有的甚至还为此背上了可观的债务。家长认为这样就万事大吉了,当真是如此吗?绝对不是,家庭教育的作用一点不比学校教育的作用来得小。

再来看看班级中的后进生,使得他们呈现“后进”状的,恰恰是家庭教育的缺席。作为影响学生的一个方面,教师只能尽力而为,却不能取代社会和家长的作用。每个家长都有自己根深蒂固的观念,他们教育孩子也有自己的想法,我们一朝一夕是不能改变的;但是我们必须把话讲到,也只能把话讲到;更多的事情,还得家长去做。

 再谈谈发生在薛瑞萍老师的班级里几个小故事,我特别有感触。

《孩子,你该这样看“公道”》中讲的是对班干部朱琛的教育。音乐课上朱琛和几个同学不守纪律,老师要求朱琛写检讨,他却比着其他同学不写,他也不写。薛老师面对口出狂言的学生,指出假如被批评,你只能问自己错没错,而不应牵扯别人,不接受批评说明受挫能力弱。你听,“他们有错认罚,他们拿得起放得下,他们比你宽容坦荡!你要好好向他们学习,否则,以后你会有很多的事情想不通,有很多的痛苦要忍受——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公道,比公道更重要的,是我们要有一颗坚强大度的心。”这是一个充满睿智的教育者的话,她不仅是在教育学生认识错误,改正错误,更重要的是在引导孩子怎样做人,怎样做一个社会的人。

《“邪头”不邪的开始》中关于打小报告的事。打小报告是大多数人看不惯的行为,学生当中也有这样一批人,他们往往受到孤立,可是有些老师却喜欢有这样的孩子当耳目,薛老师怎么对待呢?她说:“老师没有不烦告状的。可是一旦杜绝告状,又何以了解班级、处理突发事件?所以在班主任这里,如何处理告状、引导告状,是一门艺术;对学生来说,遇到问题,一要学着独立解决,二要知道在情急之下求助于老师——这也是一种能力。”

 最后说说我不同意薛瑞萍老师的一个故事——《老师,你就那么高贵吗?》的见解。她在此文中描述:学生诚恳地向教师问好,但是教师却只是点头示意。当时孩子的热情和教师的冷漠真是对比鲜明。她最后说“老师,你就那么高贵吗?”她自己身为一名教师,贬低同行,不是贬低自己吗?我作为一名青年教师,反对这个说法是有切身体会的。想想当初自己刚到学校工作的时候,上课时激情澎湃,滔滔不绝,唯一的缺点就是喉咙很累。当时在课间遇到学生,我也是很热情地回应学生的“老师好”以“你好”。但是,学生人数之多,问候次数之频繁,新教师的喉咙实在受不了。听老教师们说:点头示意即可。教师这么做也是有道理的:新教师在上课的时候是会说比较多的话,有时甚至比学生说得多,40分钟之后还要讲这么多次的“你好”,也是不合适的。课后也该给教师喉咙休息的自由。

做为一名班主任,每天班级里都会发生许多大大小小的事。如果每个班主任都能细心地予以记录,不出几年,估计班主任们不能出书,也能出小册子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